斗魚成為了直播平臺的第一 虎牙錯過了最好的趕超的機會


經歷風波之后,游戲直播產業最后的不確定性正被排除。

近日,胡潤研究院發布 《36計?胡潤百富榜2017》,這是胡潤百富榜連續第五年將門檻設定為20億元,2130人上榜。

其中,斗魚創始人兼CEO陳少杰以30億身家成為這2000多人的一員,如果不算身背諸多光環的王思聰,單以公司價值來看,陳少杰的身家已經成為游戲直播產業第一人。

而這份榜單,這個第一人背后,實際上某種程度再一次暗示著這場源自2014年的游戲直播大戰似乎正在逐漸的步入尾聲,游戲直播產業真正的馬太效應已經形成。

01

以2014年1月1日前身為ACFUN生放送直播的斗魚TV正式獨立開始計算,游戲直播這個產業至今已經發展了接近4年。

這4年當中,游戲直播產業可以說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王思聰攜帶者熊貓氣勢洶洶而來、虎牙從YY獨立、斗魚拿到了騰訊的投資、龍珠最終被騰訊送到了蘇寧旗下,其它如老牌之戰旗、新貴之企鵝直播、手游直播觸手TV均在這個龐大的產業當中找到了立足點。

但是,市場依舊是那個充滿機遇的市場,然而No1的爭奪已經結束。

來自第三方數據統計機構易觀千帆發布的2017年8、9月視頻直播類APP榜單顯示,在游戲直播領域斗魚在8月與9月分別以1328萬、1525萬移動端月活用戶位居行業第一,而其月活環比增速分別為3.02%、14.78%。

排在第二的是虎牙,其8、9兩個月的移動端月活分別為907萬、995萬,月活環比增速為0.65%、9.68%。

得益于數據上的優異表現,斗魚直播獲得了易觀頒發的“新娛樂視角年度最佳APP”,成為唯一一家入圍的游戲直播平臺。

實際上,不僅僅是易觀的數據顯示著斗魚對追趕者的優勢,來自游久直播的2017主播8月排行榜同樣是這樣的格局,在Top50的主播分布當中,斗魚占據了20位,而虎牙為15位,排在第三的只有4位。

看上游戲直播這個產業,從綜合實力上去看,僅有虎牙還有對斗魚形成一定追趕之勢,其它公司均以紛紛掉隊。

而即便是虎牙,實際上它也已經錯過了對斗魚第一的位置發起沖擊的最好機遇。

02

實際上,早在2015年底,斗魚完全形成了對其它所有競爭者強大的優勢。

憑借著在《英雄聯盟》、《DOTA2》等端游項目上的優勢,加上自身對于直播+的完美轉型,斗魚在以游戲為基礎的方向上很好的拓展了娛樂等多個方面的內容。

同時因為競爭對手當時各自遭遇到了不同的問題,從而使得斗魚在當時已經占據了市場絕大多數的份額形成了對競爭對手的壓制。

2015年底,有網站利用Alexa對各直播平臺進行了流量監測,根據Alexa統計的數據,在最能體現流量數據的3個月平均排名和3個月內的平均日均IP中,斗魚分別為513名,513萬IP,而熊貓則是2878名,122.4萬日均IP,虎牙為3911名,97.8萬日均IP。

斗魚

熊貓

虎牙

此后,游戲直播平臺之間的戰爭逐漸落下帷幕,作為標志之一,進入2016年除了虎牙因為彌補之前對主播的不重視從而瘋狂的挖人之外,各大平臺之間挖人大戰基本停止,在2017年初更是只有Uzi因為非經濟因素從全民加盟虎牙一起大主播換平臺的新聞,與此前的大主播頻繁換平臺有了很大的改變。

因為大家都意識到了斗魚已經形成的絕對優勢之下,市場的空間只能是尋找差異化去生存,而不是和斗魚直接比拼如《英雄聯盟》等斗魚強勢領域的內容。

虎牙開始走手游這條路線,2016年上半年,歡聚時代前CFO何震宇強調,虎牙的戰略是堅持以游戲直播作為頭部內容,抓住2016年開始的手游爆發期,以獲得手游直播爆發的用戶紅利。

這樣的動作看上去卓有成效,根據歡聚時代2017年Q1發布的財報數據顯示,在該季度虎牙直播付費用戶開始逼近YY live,數據顯示歡聚時代付費總用戶數量為640萬,其中YYlive和虎牙直播占據其中的580萬,而在這580萬當中,60%來自YYlive,40%來自虎牙。在發布財報后的電話會議上,歡聚時代表示,未來的虎牙將會把重心放在手游直播上。

而隨著《王者榮耀》這款手游在2016年年底開始的大爆發,虎牙的押注嘗到了甜頭,在數據上開始極度的逼近斗魚。

這是斗魚在成為市場佼佼者之后的重大危機之一,因為《王者榮耀》的火爆似乎直接催發了游戲直播平臺之間流量的重新洗牌,斗魚在《英雄聯盟》等端游上建立的優勢在象征著未來以及流量更為龐大的手游領域完全不頂用。

03

實際上,這個危機一直以來就是斗魚的阿克琉斯之踵。

某種程度上,游戲直播產業是一個與視頻產業極度相似的產業,當視頻產業發展到今日依舊時時刻刻為明天的內容而擔憂時,游戲直播產業同樣如此。

視頻產業所擔憂的是如何保證可以覆蓋未來比較熱門的影視劇或綜藝節目,用戶永遠跟著內容而走,而不是平臺給用戶看什么用戶就看什么,舉例來說,用戶想看《羋月傳》,但某平臺只有《甄嬛傳》,那么用戶一定跳轉到其它平臺。

如此反復,各平臺之間實際上就陷入了對未來熱門內容追求的一個黑洞當中,并且充滿不確定性。

游戲直播產業同樣如此,未來到底哪款游戲回火,到底會火到什么程度,該投入多少資源到一款新游戲當中去,這些同樣是疑問。

就如《王者榮耀》,虎牙憑借對這款產品的押寶,數據一下子就起來了,可能虎牙乃至騰訊在內,都沒有料到這款產品會如此快速的在整體的流量級用戶上超越《英雄聯盟》。

《王者榮耀》的爆發,虎牙等平臺提前的押寶,斗魚喪失了對這款產品的警覺性,直接導致了斗魚這一輪的危機爆發,領先優勢被虎牙步步蠶食。

然而,從上述的易觀等數據顯示,現在危機已經化解,當下的斗魚對競爭對手的優勢再一次開始展現,并且逐步擴大,《王者榮耀》所帶來的流量重新洗牌的危機已經度過。

04

表面去看,之所以度過這次的危機,原因在于斗魚在意識到錯過了在這款手游大爆發之前的提前布局的時機之后,迅速彌補,從觸手、虎牙、企鵝等競爭對手那里挖來了幾個《王者榮耀》的當紅主播,如企鵝電競的張大仙、虎牙的嗨氏、九日等人。

這些主播的到來,幫助斗魚度過了這次危機,重新在第一的位置上站穩了腳跟,彌補了斗魚在《王者榮耀》內容上欠缺頭部主播的弊端。

但是透過現象看本質,斗魚真正度過這次危機的秘密在于其在游戲直播產業已經形成的馬太效應。

前文我們說過,游戲直播產業是一個與視頻產業極度相似的產業,但是所不同的是,視頻產業形成不了這種馬太效應,而游戲直播產業可以。

原因在于視頻產業的內容和游戲直播產業的內容存在差別,視頻內容每一個都存在著絕對的差異性,但游戲直播的內容差異性的本身取決于主播,而不是游戲,并且即便是主播差異性有的時候體現的也并不明顯。

這個差別直接決定了視頻用戶是完全跟著內容而走,而游戲直播產業用戶可以登錄其它平臺,也可以在原有平臺看到類似的內容,只是主播之間有差異性。

因此,在游戲直播產業形成了一個怪圈,很多用戶會成為某個主播的粉絲,但不會成為這個平臺的用戶,很多用戶因為某個主播下載了這個平臺,但最終這個用戶只是為了看這個主播,不看這個主播時會自動離開回到原有的平臺和生態體系當中。

而這就直接決定了斗魚當時雖然在流量上開始被追趕,但它的根基依舊很穩,很多用戶因為看嗨氏、張大仙會離開,但不看這些主播的時候,又會回到原有平臺,這就是馬太效應。

所以,斗魚可以挖人,如果簡單的只是金錢上打動,那么就太小看斗魚的競爭對手了,斗魚挖來的這些《王者榮耀》主播的原東家,不缺乏財大氣粗者,能夠挖人一方面是錢的因素,但另外一方面是這些頂級的主播為了更好的發展而跳槽。

因為這些主播也明白,斗魚的活躍用戶基數是最龐大的,用戶已經逐漸形成了看游戲直播上斗魚的習慣,而在原有平臺他們的發展已經接近天花板,更多時候不是平臺在推他們,而是他們的靠著自己的影響力反哺平臺,因此為了自己的發展到一個更為廣闊的天空才是最佳選擇,他們需要的不是給平臺帶用戶,而是平臺給他們帶用戶。

因此,斗魚能夠在這么短的時間內迅速的搞定了《王者榮耀》領域粉絲量最大的兩大主播張大仙和嗨氏的合約,因為這兩大主播都寄望于在斗魚能夠更上一層樓。

這次危機的度過似乎表明了斗魚已經徹底治愈了它的“阿克琉斯之踵”,因為當類似《王者榮耀》這樣流量巨大且斗魚弱勢明顯的項目,斗魚都能挽回劣勢之時,未來似乎就不再會有任何的項目會難倒斗魚。

同時,由于《王者榮耀》所帶來的啟示,斗魚開始在每個游戲當中瘋狂的招募主播,以此來廣撒網,應對這種不確定性。

最近這段時間,斗魚用戶都會頻繁的收到斗魚在新游戲推廣階段的招募主播的通知,提前封堵這種不確定性。

05

關于未來不確定性的危機似乎正在被排除。

而最佳的案例是2017年下半年開始迅速風靡的《絕地求生大逃殺》這個項目上,斗魚沒有失手,在這個逐漸有超越《英雄聯盟》成為端游第一流量發動機的項目上,斗魚成為了第一。

原有主播的轉型、新主播源源不斷的加入、資源推送的合理,促成了斗魚成為這個項目直播領域的第一。

以足球世界為比喻,斗魚已經逐漸成為皇馬、巴薩這樣的豪門,形成了球星、球迷的積聚效應,初出茅廬天才球星第一選擇是加盟這樣的豪門,經過其他俱樂部的歷練逐漸成長為巨星的球星,同樣會以加盟這樣的俱樂部視為助力自身職業生涯的終極目標。

馬太效應已經形成,斗魚在很大程度上已經排除了它關于未來發展上最大的不確定因素。

來源:Gamewow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