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活專訪】“視頻秀”五花八門,誰在背后驅動這些玩命直播?


關于對網絡視頻直播亂象的聲討,隨著“國內高空挑戰第一人”吳永寧的墜落再次掀起。從“生吃活蛇”到“吸毒駕駛”,從“夜闖故宮”到“極限玩命”,越來越多的“視頻秀”變成“玩命直播”,不斷挑戰著人們的感官底線。拍個視頻,為何如此賣命?

“視頻秀”五花八門

“人人都能玩直播,人人都能當網紅”,這是對當下網絡視頻直播行業日益火爆的形容。據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統計,截至2017年6月,我國網絡直播用戶共3.43億,其中真人秀直播用戶1.73億戶,占網民總體的23.1%;提供互聯網直播平臺服務的企業超過300家。

然而,作為一項新生事物,各種“視頻秀”在豐富人們網絡生活的同時,也因為內容良莠不齊廣受非議。記者梳理發現,不同于以往主要以涉黃內容誘惑觀眾,如今視頻直播亂象是以各種惡搞、冒險甚至自殘等“玩命表演”為主?!耙曨l秀”的場景也已不僅限于室內,大量戶外直播時常惹出一些禍事。

一些“視頻秀”以所謂的“極限挑戰”,甚至自殘為主:某直播平臺上一獨臂男子經常直播吃生蛤蟆、蛇等未經處理的食材;某視頻平臺一名網名“夜貓集團”的女孩直播用小刀刮傷自己;還有的主播直播“吃燈泡”……

還有一些“視頻秀”則侵害了他人權益,甚至擾亂公共秩序:斗魚某女主播徐某夜闖重慶大學女生宿舍進行網絡直播;四川成都某男子直播遺體火化過程,并稱“快來烤火”;網約車司機張某元用水果糖冒充毒品直播“吸毒”,并在高速公路上急剎車;某平臺女主播潛入故宮“夜播慈禧床榻”“把故宮折騰得夠嗆”……

“只有想不到,沒有做不到。各種視頻秀可謂五花八門、千奇百怪。這人都怎么了?”正如網友“雨里吹風”所言,盡管這些“視頻秀”的當事人多以被封號,甚至被警方傳喚、拘留收場,但依然沒有阻止一些人跟風效仿的腳步。

事實上,去年以來,已有斗魚、虎牙直播、YY、熊貓TV、火山、花椒等多家網絡直播平臺,因涉嫌提供淫穢、暴力等內容,被列入文化部查處名單或網信部門約談。

誰在驅動“玩命表演”?

廣西小伙黃宇(化名)是三個視頻App的注冊用戶,他喜歡和朋友上傳一些惡搞視頻,比如“摔倒在各種爛泥塘”“開著摩托看美女,不慎沖進玉米地”等?!皠e人可能是為了賺錢,我純粹是為了開心,博大家一樂,我可能低俗,但不玩命?!秉S宇說。

不可否認,各大視頻平臺上,像黃宇這樣抱著取樂心態的人不少,但還有很多人是想著賺錢。某視頻直播平臺工作人員小青(化名)告訴記者,搞直播發視頻賺錢的人很多,“我們的用戶(即主播)主要依靠粉絲打賞、廣告和微商合作等方式賺錢?!?

“歡迎加入XX,用視頻記錄你的精彩生活,發視頻就能賺錢提現哦?!庇浾咦砸豢町斚铝餍械囊曨lApp后,該平臺官方“小助手”發來一則信息。根據規則,用戶發布視頻后,可以通過粉絲評論、點贊、轉發、刷禮物等增加自己的“火力值”,然后按照每10個“火力”換取1元人民幣的比例提現。記者發現,用戶名為“極限-詠寧”的吳永寧在該平臺擁有粉絲100萬,“火力值”為55.7萬。

實行類似操作規則的還有映客、花椒、斗魚等視頻App。小青說,用戶在這些平臺直播或者發布視頻帶來的收益,平臺一般都參與分成;用戶提現時,也要向平臺繳納一定比例的手續費。

“相比用戶的收益,平臺的盈利才是大頭?!毙∏嗾f,盡管各平臺的盈利模式不盡相同,但都是在分享“視頻經濟”的一杯羹。當然,有的平臺不和任何個人或者內容制作商直接合作,而是通過流量的分發算法來找到受歡迎的內容,然后通過植入廣告等方式實現盈利。

網絡視頻直播不可任性

記者發現,雖然“極限”“爬樓”“詠寧”等與吳永寧相關的關鍵詞搜索在某視頻App上已被屏蔽,但“詠寧-極限”這個賬號在該平臺上并未消失。被曝出意外墜亡一周以后,他曾在該平臺發布的298個短視頻和217場直播視頻依然悉數在列。

這引發了人們對進一步加強網絡直播和視頻行業管理的討論。目前,我國已出臺《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等相關文件,提出建立失信主播“黑名單”制度、鼓勵建立網絡直播全行業信用評價體系和服務標準等要求。北京市多家從事網絡表演的主要企業負責人,也曾共同發布《北京網絡直播行業自律公約》,提出禁止未成年參與網絡直播。

然而,小青等從業者認為,雖然現在涉黃、涉暴力類的直播和視頻內容有所減少,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劍走偏鋒”,通過用滿足人們惡趣味的各種“玩命表演”來吸引觀眾?!岸鵀榱舜_保流量,平臺對這一類的視頻往往‘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對此,中國互聯網協會信用評價中心法律顧問趙占領認為,這些打擦邊球式的“玩命表演”,雖然不一定違法,但可能會有不良的社會示范效應?!爸辈テ脚_沒有起到提醒的義務,一旦有其他的粉絲去模仿主播從事類似的行為,造成人身傷害,應該追究平臺一定法律責任?!?

趙占領建議,對于一些目前法律沒有明確界定為違法,但又比較低俗或者高風險,容易引發不良示范效應的直播和視頻內容,應進一步加強行業自律管理,并通過平臺與用戶間的合同約定加以禁止。

專家表示,對于網絡“視頻秀”,監管部門和社會各界應正確引導和規范,讓整個網絡直播行業向合理、合法與健康的方向發展。

本文來源:新華社,本文轉載無任何商業用途,如涉及版權請告知刪除,請聯系絕活專訪小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