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活專訪】一個只講四川話的公眾號,運營540天,精準圈粉60萬


文/秦剛

這次采訪到的公眾號是李伯清,李伯清是西南這邊一個很有影響力的人,他是中國民間藝術家、演員。主要從事曲藝工作,主講長篇評書等。

原先微博的粉絲量就已經很巨大,2015年,開始將微博的影響力順延到微信公眾號上,2015年11月份開始運營的,到目前為止運營了近540天,粉絲數60萬。今天要談的,就是他怎么在一年多的時間里,把精準粉絲圈到手的。

秦剛:請問,李伯清微信公眾號的定位是什么樣的?

莽娃兒:李伯清是我們打造的,以李伯清老師個人IP為目的的公眾號,它的定位就是用四川話,講四川川渝的故事。用輕松幽默的方式,給大家的日常生活帶去一些歡樂。

因為李伯清老師是西南這邊一個很有影響力的人,是一個很有名氣的人。其次,李伯清老師的微博在新媒體早已成名,粉絲量和影響力都非常巨大。因此,順延到微信上,也就用了同樣的名字。

雖然李伯清老師以評書見長,但是微信的內容并不是往評書方面做的,而是借用了評書的幽默的特點,我們的文章的風格都是幽默搞笑的,用這種方式給大家的生活帶去一些歡樂。

我們的目標受眾既精準又寬泛,精準指的是受眾基本都是四川重慶等西南地區還有是講四川話的用戶,寬泛指的是我們的粉絲年齡,性別等沒有很明顯的區分,基本能涵蓋各個年齡層次的用戶。

秦剛:公眾號運營了一年多,就擁粉60萬,作為一個地方號算是很不錯的了。你們怎么獲取第一批精準粉絲的?

莽娃兒:原先李伯清的微博粉絲受眾就很龐大,大概有370萬,所以我們的第一批用戶是從微博那導入過來的,大概有6萬左右的用戶。

最開始的時候,微博管控的不是特別嚴格,因此導粉比較容易,發個二維碼,簡單的說說開號的意圖,一周不到的時間,就累積了6萬粉絲。

在最前期的時候,微信公眾號其實是處在一個高峰期的,那時候,雖然粉絲不多,但活躍度都很高,再加上李伯清在四川本身就具有一定的知名度,公眾號開設之初,粉絲們對李伯清就已經充滿了期待,所以第一批種子用戶的獲取并不難。

與此同時,由于公眾號推出來的文章質量好,內容風趣幽默,因此,在開設之初,就迎來了好幾篇十萬加,贏得了眾多粉絲的追捧。例如,公眾號之前發過的一篇文章《沒有被數學虐過的人,不足以談人生》,就有160多萬得閱讀量,一夕之間漲了2萬粉絲。

秦剛:為什么你們的目標用戶會精準到就是西南地區的人群呢?

莽娃兒:只有細分人群,才能獲得精準用戶。因為我們明白了公眾號的定位和受眾目標之后,我們就知道該寫什么文章,來滿足他們的興趣點。

拿李伯清公眾號例子來說,這個公眾號的定位就是用四川話講川渝事。受眾的人群就是講四川話的朋友,因此我們的文章,很多都是用四川話來表現。這樣人群劃分就很鮮明了,會關注我們的粉絲,也都是精準的用戶群體。

李伯清公眾號的受眾大多是25-40歲之間的人群,在男女性中都很受歡迎,因此他們會分析這類人的共通點,把這些共通的東西抓出來,形成有趣的文章,這樣就產生共鳴點了。文章的推送也大多以四川話,川渝事,這類題材為主。

如:《在四川,有一種童年叫院壩頭長大的》《我真的快被四川話的動詞給笑死了?。?!》《今天,我終于發現了四川人最大的缺點》等。

大熱點不是每天都有,日常的內容運營才是關鍵。李伯清給大眾的印象就是一個幽默大師,用輕松愉快的筆調,來表現大家日常生活中的趣事,給大家帶去快樂。內容用心了,傳播就上去了。

秦剛:你們在選題上,有些什么好的操作手法?

莽娃兒:我們執行一個動作,每月專題系列—行業吐槽。

除此之外,這個公眾號還有一個特別的專題系列,這是他們對于不同類型的行業,進行的專題系列文章,如,《如果你有一個做設計的朋友》《總有人問我在機場上班怎么樣》.《我是一名醫生,我真的不想再干這一行了》,通過對不同行業的人群分析總結,吐槽,來引起共鳴。

目前來看,這個系列的文章都很受歡迎,因為涉及面很廣,很容易引起大家的討論。而且素材來源也很多,有網友投稿,有他們征集,有線下采訪等。

比如,為了寫一篇護士吐槽的文章《總有人問我當護士怎么樣,現在我統一回復》。他們會專門到成都的醫院,采訪一些護士,讓護士們吐槽吐槽這個行業的辛酸,最后收集整理,然后匯成文字。

《總有人問我當護士怎么樣,現在我統一回復》這篇文章的閱讀量有100多萬,為其公眾號漲了一萬的粉絲。接下來,李伯清還計劃出人物專訪系列,在四川范圍內,分享某一個領域有自己故事的人。

秦剛:第一批粉絲積淀后,你們主要靠什么來增粉?

莽娃兒:我們主要就是靠內容增粉??績热菰龇鄄灰?很多時候,上百萬閱讀量的文章,粉絲卻沒有漲很多,轉化率算是很低的了。

目前市面上有很多增粉的手段,比如照片打印機,抓娃娃機,有獎活動增粉等,這些手段增粉的確是特別快,但粉絲活躍度卻不高,而且粉絲流失比較嚴重。

反觀內容增粉,雖然速度沒有那么快,甚至要比較長時間的積淀,但是只要內容好,就會有好的傳播,粉絲質量好了,活躍度變高,黏性才會更好,從長遠來看,內容才是公眾號走下去的關鍵因素。

對于出品好內容,我們有一個方法,追正面的熱點。

熱點的類型有很多,一般情況下,如果是負面的熱點,我們是不會追的,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價值觀,負面的熱點,本身就容易影響大家的情緒。煽動情緒,很多時候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

我們更樂于分享好玩的,有趣的熱點,目前跟的熱點也基本都是正面的,向上的,還有一些娛樂幽默的。比如:大家之前的iPhone 7上市,曬支付寶賬單等,數據都還挺不錯。

秦剛:做這個公眾號,你們有多少人在 運營?各自是怎么負責的?

莽娃兒:現在有3人在運營這個號,2個編輯,1個商務。雖然我們人不多,但是每個人都身兼數職,編輯還會拍照,P圖等工作,商務還要承擔對外的公關,BD等工作。兵少但是力強,我們每個人,都是在新媒體領域有多年的操作經驗。

我本人以前是在成都這邊做區域賬號的,微博微信公眾號都有做,有五六年的相關的經驗,編輯是從事網絡廣告策劃出身,對文案寫作還有話題策劃有一定的經驗。她們能很好根據我們的粉絲,洞察到我們受眾的G點,然后形成一篇篇優質的文章。

我們的選題來源很廣泛,有我們自己的挖掘,有粉絲的投稿,也有網絡上的一些熱點。

秦剛:你們的營收方式,主要是什么?

莽娃兒:主要是廣告。我們頭條標價35000,次條標價25000。

我們首先會對廣告進行一個初選,適合我們平臺投放的廣告我們才會接。而且我們不接受通稿發布,所有的廣告我們編輯會結合平臺本身,進行一定的編排,讓廣告對平臺的影響做到最低,同時這樣做的目的,也是為了讓廣告傳播得更廣,這個對于廣告主來說也是一件好事情,是一個雙贏的事情。

秦剛:很多時候,客戶審稿,來來回回,很是頭疼,你們也要面臨這個問題嗎?

莽娃兒:我們比較少面臨這個問題,第一是因為我們編輯在寫稿前期,會要求廣告主給到明確的素材還有推廣的目的以及文章的風格,我們會跟客戶先確定好,因此出來的稿件,大多數都能滿足到客戶的需求。第二,我們對于修改,也會先告知客戶,有修改需求,一次性反饋過來,這樣就不用大家反復去溝通了。

像審稿這些的煩惱,我個人認為都是由于溝通不暢造成的。沒有任何人愿意來來回回審稿的,前期把溝通好了,雙方后期合作都會很順暢。

秦剛:你們與粉絲的互動與黏合度,怎么做好?有做過活動嗎?比較成功的活動方式是什么?

莽娃兒:粉絲的互動來源于線上和線下。線上我們每期內容都有會設置一個話題供大家一起發表評論,我們在評論上會對粉絲進行一個互動。

線下我們每個月都有觀影的活動。

粉絲互動是公眾號很重要的一個環節,除了日常的后臺留言互動之外,線下活動,更能夠拉近彼此間的距離。

我們辦線下活動的主要目的,就是為粉絲帶來福利,增強粉絲粘性,而不是為了漲粉。

只有凝固公眾號和粉絲的關系,促進互動,才能讓這些粉絲成為你的死忠粉,讓更多的人了解到你。

送電影票,已經是李伯清公眾號的一個固定福利了,每隔一段時間都會開展這個活動。一方面,是讓粉絲能得到更實際的禮物,另一方面,也是為公眾號將來的發展做一個新的嘗試,即選取優質的產品和服務,以一個優惠的價格回饋給網友,這樣做到雙贏。

線下活動目前主要是集中在成都做。對于其他地區的粉絲,我們在想辦法,找一些可以郵寄的禮品贊助,力求給其他區域的粉絲,也有一些回饋。

我們有一個體會,就是要推固定福利,讓粉絲離不開你。

秦剛:你們運營中的,可有碰到過門檻?怎么跨過這個轉折,找到繼續前行的方向?

莽娃兒:說到門檻,最初的內容的方向是一個門檻。我們最開始沒有摸到內容的方向,因此寫內容的時候就特別痛苦,不知道怎么寫內容。

后來我們跳出了原有的思維,積極的跟粉絲去互動,那個時候,粉絲經常會給我們發消息,說你們可以發一下XXX,xxx很有意思,你們可以發一個內容之類的。同時我們也在不斷嘗試新的內容方向,后來一下就把這個理順了。

對于未來,其實沒想太多。我們現在更多的是注重現在,一步一步把粉絲量做的更多,這樣未來才有更多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