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活專訪】他用牧場營銷模型把國學教育經營迅速放大了100倍


文/秦剛

郎俊瑞,從1998年開始創業,在旅游行業做了20年,在餐飲行業又做了10年。2012年,他開始接觸傳統文化,看到發心興辦傳統學院的人的付出,大受感動,開始萌發教育夢。

五年來,先后捐款數百萬用于國學教育的推廣,2017年開始投資興辦學校,立志打造千家私塾,建立文化小鎮,構建國學教育事業生態圈。

秦剛:你從做旅游,餐飲到做國學教育推廣,跨度蠻大,有什么經驗可以告訴我們嗎?

郎俊瑞:這要感謝秦剛老師您,正是因為在您這,學習了微信牧場理論,我才能夠順利從旅游餐飲轉到國學教育推廣的項目上。

可以說,我把微信牧場模型用的最成功的,就是在國學經典辦學這個板塊,我利用微信牧場模型,核心用戶價值及社區運營的實踐,把國學教育辦學這個板塊的經營迅速放大了100倍的速度。

秦剛:你把微信牧場理論用到國學教育推廣的項目,是因為什么機緣?

郎俊瑞:首先緣起,是我的大兒子。

在2013年的時候,我把他送到山東一個國學學校,到現在學習了4年多。最近他跟我商量,學校的校長希望他畢業后能留校任教。

我當時問他自己是怎么想的?他說,每年學校都會組織夏令營與冬令營,有很多孩子來學習一個多月,學校老師的人手確實不夠,他作為大師兄,經常幫助這些孩子,每次孩子學完,無論孩子還是家長,都很感謝他。

這個經歷與體驗,讓他覺得做國學老師比較有價值感。這次聊天之后,我覺得他這是找到生命的意義了,作為一個家長,對孩子真正的意義,就是幫助孩子找到生命的意義,只要孩子找到了意義,他就自動啟動了自身的發動機,會自動做事與自動學習。

我雖然主觀上覺得國學教育這個行業還沒怎么做起來,未必是讓孩子進入一個快速發展的軌道。但是良心告訴我,孩子有這樣的體悟不容易,不能去阻撓孩子,最后就答應孩子在學校留任做老師。

為了更多的了解這個行業,我把孩子就讀的東萊國學的趙校長請到無錫,辦了一場公開課。這里要說一下,從2012年接觸國學以來,我在無錫就成立了一個養正堂,平時一些我交往的朋友圈的孩子,可以過去讀一讀經典,或者一些企業家朋友,也可以來這里學學論語,老人來這里學習黃帝內經。

趙校長就是到我的養正堂開課的,之后我與趙校長比較深入的探討了國學行業。

我從加入秦王會之后,每天晚上幾乎都要學一下秦剛老師或者王通老師的理念,只要有機會,就會分享秦王會學到的理論及我將這些理論用在企業當中踐行的經驗。

我與趙校長也聊了這一塊。因為我們在秦王會學到的這些理念是非常超前并且具有實戰經驗,所以只要有互聯網意識的人,聽到了都會很收益。

結果聊了幾個小時候,趙校長就告訴我,他一直在尋找像我這樣會運營的人才,現在終于遇到了,希望我能去山東與他一起辦好學校。他們學校已經辦了17年了,在讀經教育辦學校這個領域在業界是第一名,這個因材施教的理念在他們學校已經踐行出來,的確是到了應該要運營推廣普及開去的階段了。

當時他真誠的邀請,我沒有立即答應,因為我還是沒有下定決心,過去與他一起辦學校。之后他邀請我10月1日去他們學校參加七天的國學師資培訓班。

什么是國學師資培訓?現在提倡國學進校園,經典進教材,這個已經提升到國家戰略,但是體制內老師,都不怎么了解國學,所以這個學校,每年都會舉辦一期國學師資培訓。

上完7天的國學培訓師資班,我人已經在回無錫的大巴上,心卻還是留在東萊。

我覺得,這里有良師益友,這里也有同學家人。這七天的學習,研討,頭腦風暴,對我來說,更是一次心靈的洗禮。

我終于明白中國為什么從古至今能出那么多諸如一代大商孟洛川、喬致庸這樣的人物,他們無一例外都是從小開過蒙。有了蒙學識字的基礎,他們可以通讀經史子集。當一個人陶冶出情操,氣節,胸懷,境界之后,經商即是大商。

這七天還有一個最大的收獲是我的小兒子,大兒子去了東萊國學上課之后,2013年下半年,我也把小兒子送去東萊國學讀書。他當時是三歲半,到2016年五月的時候,已經在東萊國學就讀了兩年半。

當時很多朋友見了我的小兒子,都夸他的眼睛特別亮,特別有靈氣。

但當時,由于我受到一個理念的影響,這個理念就是“要讓孩子長大用英語到國外去講國學”,我就毅然把小兒子從東萊國學調到了自認為很牛的一所國學學校,只因為那里數學、英語和國學都教。

但小兒子從東萊國學調到那個學校之后,眼神逐漸暗淡,日漸不快樂。而且每次放假,都要求他媽媽帶他去東萊玩幾天。

我當時還不太理解。直到我上完國學師資培訓班,看到學校孩子們在課堂上的狀態后才明白,小兒子在東萊得到尊重與愛,天性在這里綻放過,所以他對這一直戀戀不舍。而到了別的學校,找不到這種感覺了,越來越不快樂!

看到這一切之后,我覺得教育就是良知的教育,家長與孩子都應該追隨良知的心聲。給予孩子他所需要的,而不是給孩子我們想要的。

所以我下決心還是把小兒子送回東萊國學去學習, 我也下定決心,開始興辦國學教育,也來到這個學校,開始將秦王會學到的牧場理論,用到具體的運營中。

秦剛:決定加盟東萊國學之后,你是怎么一步步用好牧場理論的?

郎俊瑞:首先是東萊國學學校,每月都會舉辦一期國學師資培訓班,來的都是全國各地體制內學校的校長,教導主任,任課老師,于是我們就用核心用戶理念進行分類,先是選出100個城市,基本能在當地舉辦公開課,可以組織國學學習的人,把所有在這里上過師資班的人分類,分到每個城市里面,讓里面有能力在當地辦公開課的人來做群主,讓他把自己的人脈,把老師,家長都拉到群里去。

于是用一個月,建立了100多個學習群,每個城市一個群,每個群大約200多人,群里有校長,老師,家長。這個模式就屬于牧場模型的拉新環節。

我們就在群里,宣導因材施教師資培訓的理念,這就是養熟的環節?;驹谌豪镄麑?0天左右,群里的人,就會對因材施教這個培訓理念的公開課感興趣,我們看時機成熟,就開始組織報名接龍,每在當地組織公開課,很多群都做到在當地城市拉到100個人到線下參加公開課。

這樣兩個月,我們開了40場公開課。之后,我們推出國學師資培訓班,一個班只招100個人,一個人的報名費是7800元,參加7天的課程。結果不到一周,100個名額就全部報滿。這個就是裂變的模式。

一月份的師資班,我們又推出合作伙伴的模式,交一定費用之后,成為我們的合作伙伴,把我們招的師資班的名額的學費,分一半給合作伙伴的,大概招了20多個合作伙伴,一月份的師資班又是100個名額爆滿。

第一步的牧場理論,我是這樣在實際操作中進行試驗的。

秦剛:那利用牧場理論拉來的人,進行了第一次裂變之后,就一直在這個模式種循環嗎?

郎俊瑞:不,我們與這些群里的人熟絡了之后,就開始升級,推出打造千家私塾計劃。

因為東萊國學做了17年時間全部打通了國學教育整體解決方案,就可以扶持千家私塾,這樣可以提供解決方案,這些人有意打造私塾的,先來東萊國學這里接受培訓,然后可以獲取整套針對3-6歲的幼兒國學教育的解決方案。

其實這個私塾就是國學幼兒園。

中國的二胎時代馬上到來,所以說這塊市場是蠻大的,但是靠國家來教育,也有點難以做到?,F在中國大多數幼兒園是哄孩子的,但是私塾不僅可以給孩子玩,還能教孩子學習,從小開蒙,效果不會差只會更好。

一千家私塾也是我們的合作伙伴,一家私塾要交給我們5萬元,直接把東萊的品牌給他做背書,這樣方便他的招生,而且私塾所招到的孩子,上到6周歲之后,可以到東萊國學繼續受教育。

同時我也將秦王會的牧場理念教給一千家私塾的堂主,他們在東萊國學接受教育后,教學上的解決方案沒有問題了。再教給他們牧場理論,他們招生上就不成問題。

他們一年收個10-20個學生,就可以支持順利運行。這樣做下來,一年大概有20萬的利潤。這一千家私塾就成為東萊國學的核心用戶,源源不斷的合作互利并提供生源,而東萊又反過來為他們的教育模式進行輸出與背書,反哺。

秦剛:你學習牧場理論收獲很大啊,感覺你用這個理論,把一個學校的概念擴展成一個平臺的概念。

郎俊瑞:在秦王會學習牧場理論之后,我的商業理念完全打通,突然開竅,格局也突然變大。本來東萊國學只是一個國學學校,如果你把自己定義為學校的時候,那與你規模差不多的學校,都是你的競爭對手。

我們把東萊國學變成了一個平臺,一個創業者的平臺,相當于平臺加創業者, 那無數的小學堂,就愿意跟你合作。

特別是東萊國學已經具備了師資培訓能力,在業界已經公認,如果你想做國學老師,就去東萊接受師資培訓。

在秦王會泡了這么久,發現自己能走一條別人沒有走過的路。自己走出的路,你在這條路上沒有對手,你就是老大。

現在我們還策劃了文化小鎮,邀請社會上的一百位文化大咖,這些大咖都在小鎮上生活,授課。打造一個文化積淀深厚的小鎮,又是具備旅游的特質。

邀請的社會上的一百位文化大咖,這些文化大咖都有一個愿望,就是得天下之英才而教之。他們就可以到東萊國學來招生,每個人招個十個、二十個,這些學生能拜他們為師,與他們朝夕相處,照顧他們飲食起居,甚至這些文化老人百年之后,這些學生能為他們送終,這就是中國幾千年維系的師承關系,但是最近100年給斷掉,我們希望能在東萊恢復這種師承關系。

這些文化大咖又自帶粉絲,100位文化大咖他們的宣導,又會繼續把東萊國學的招牌名氣擴大,讓文化小鎮的名氣上來。那這樣很多的文化界人士,愿意到文化小鎮來招生。前面這一百家文化小書院,小私塾,是免費的,后面發展出來的九百家,就需要收費。一千家小書院,就是文化小鎮的小景點,一樓是文化老人的作品展覽,二樓是學堂,三樓就是起居室。

我們也想在周圍城市,發展搞一到三天的親子游或者培訓,因為這里有國學,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老人的絕活,可以與篆刻,中醫,太極,琴、棋、書、畫、經典、中醫等不同文化領域的大咖們深入交流,可以跟隨自己喜歡的文化界老師,進行短期培訓、推出一系列面向社會的成人,企業家的心靈成長課程。

當然游客在深度參與、體驗和觀賞文化匠人們的現場創作的同時,也會欣然購買他們的作品,無形當中作出了養賢的善舉!則東萊文化小鎮亦是文化旅游小鎮!隨著社會上眾多家長帶著孩子來到文化小鎮深入參與、體驗、與文化大咖們互動,都會給孩子種下文化傳承的種子!以前中國的旅游,只能解決人的休息和放松,不能解決人的心靈問題。我們推出的文化小鎮,就是希望在心靈層面上,讓人得到旅游的放松充電效果。

秦剛:建設文化小鎮,聚集千家書院,你是打算構建構建國學事業生態圈?

郎俊瑞:文化小鎮最大的旅游特色是千年私塾教育再回歸的體驗,中國的旅游從走馬觀花式的旅游到休閑度假式再到今天的鄉村游,都只實現了休閑與放松,而無法實現讓心靈回家!

東萊文化小鎮除文化觀光外將面向社會不斷舉辦國學師資培訓及面向企業家和社會各界人士的心靈回歸系列課程。推出面向周邊城市的親子游學及企業游學,上兩天課加暢游一天的活動。

正所謂言教不如身教,身教不如境教,相信所有來過東萊文化小鎮的人都能在心中深深種下中華文化的種子,都能在中華文化中找回精氣神! 

其實我內心也有個夢在造。我想,21世紀最偉大的事業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而中華民族復興的前提是中華文化的復興,愿所有仁人志士共同承擔起這偉大歷史使命,共同成就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讓歷史的天空中留下屬于我們這代人的光彩!